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An Ordinary Day

2021 AUTUMN

那些产生小小成就感的瞬间

根据韩国统计厅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在韩国1813万户住宅中,有62.3%为公寓。可见,公寓已成为韩国人具有代表性的居住形式。公寓小区有专门的物业管理员,他们除了承担安全保卫工作外,还负责解决投诉纠纷、建筑物管理等必要工作。

李相龙负责管理位于首尔市麻浦区一个有510户住户的公寓小区。

收到他“因接到紧急投诉,最好将采访时间推迟30分钟”的通知后,下午4点半,我们走进了管理事务所办公室。小区旁边正在建新楼,刚刚有人投诉施工产生了噪音。会议仍在进行中,本以为会吵起来,但过了一会儿,住户代表、施工现场负责人等人站起来互相打了招呼就离开了。我们对面的李相龙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他难为情地笑了笑。

“住户们有问题或有不满就会来找我,总是这样。”

管理事务所所长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解决投诉、调解纠纷。

ord_1.jpg

2009年,李相龙以陆军中校身份退伍。现在,他担任首尔市麻浦区河畔HILL STATE公寓的物业管理所所长,过着另一种生活。

各种各样的投诉
“谈得妥还好,可时常会有不可理喻的人。春天,住在109栋的一家住户一直投诉,说那栋楼正在下沉,原因是所有住户都把冰箱装得满满当当的,放在相同的位置,结果这些重量导致楼体下沉,还说看到阳台后面有裂缝。”

“我跟那人解释说,我们公寓每隔三年就会进行一次无损检测,2019年也检过了,但是没有发现问题。可无论怎么解释,那人都不相信,最后只能向住户代表会议提交了意见,并咨询了三家专业公司,结果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李相龙说:“我告诉那人,明年还会进行无损检测,如果有异常会采取相应措施。这才算勉强说服了对方。不管投诉多离谱都不能装作不知道,必须要处理完之后告诉结果。”

噪音扰民是最频繁、最令人头疼的投诉。几周前,晚上12点左右,有人投诉说楼上的孩子们跑跳声音太大了,让他睡不了觉。值班的保安给那家楼上打内线电话询问情况,却因为在半夜打电话被骂了一通。第二天早上,李相龙得知此事后非常不安。

“虽然可以理解那家人的心情,但是保安有什么错呢?说实话,很多时候,上下楼之间的噪音是没有办法解决的,也不清楚究竟是不是楼上的原因。要是直接说是楼下投诉,可能会导致楼上对楼下产生不好的情绪,所以我们会叮嘱员工在各个方面说话都要小心。”

也有住户反映进出地下停车场的车声音太吵,希望能给解决。公共设施应由保安服务公司管理,个人设施应由住户各自管理,可由于界限不明确,加上住户普遍会认为这些都属于公共设施,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ord_2.jpg

李相龙负责管理保安和清洁工,共15人。无论是居民还是员工,他沟通起来都不敢大意。

ord_4.jpg

他一天的工作重复且规律。其中有一项是通过内部通话系统向整个小区播放通知,最近由于新冠疫情,通知变得更加频繁。

ord_3.jpg

住户们每天都会因为各种事情来找李相龙。他耐心听他们说,努力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理解和帮助他们,从早忙到晚。

从军人到管理所所长
2011年,李相龙取得物业管理员的从业资格证。2019年,他来到现在就职的公寓担任管理所所长。获得物业管理员资格证后,需要在不满500户住户的住宅积累3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才能负责管理拥有500户以上住户的小区。2012年,李相龙开始在一个有250户住户的公寓小区工作。

直到20世纪80年代,韩国还没有物业管理员从业资格考试,那时只是业主雇用熟人马马虎虎地进行管理。如今,每年都有考试,通过人数为1500-2000人。但不是取得资格证的人都胜任这项工作,人品和社交技能不行不会有工作机会。如果没能很好地应对那些带着不满情绪前来的人,很容易造成怨恨。

“这个职业的好处在于没有规定退休年龄,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一直工作下去。不是因为年龄,而是因为业主们可能会有意见。年轻人很有想法但经验不足,年长者虽然只听机器声音就知道哪里出了毛病,但却不想作出改变,各有优缺点。”

李相龙在做物业管理员之前,从军32年。他2009年6月退伍时是中校军衔,先在朋友办的军事相关公司里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一位熟人建议说这个职业比较适合他,他因此参加了物业管理员的资格考试。从结果上来看,这是个令人满意的选择。在军队的经验对做这个工作有很多帮助。担任指挥官时,有一项原则就是“1%指示,99%确认”。“指示要简短,确认要彻底”,军队的指挥体系也很适用于管理工作。

虽然上班时间是上午9点,但他的一天从8点5分就开始了。在军队时,他习惯了早上6点起床,所以每天5点就会醒来。

“从家坐地铁到小区,时间刚好是8点5分。周一、周二、周五不会直接到办公室,先去小区里转一圈。周一要确认周末有没有发生异常。周二是垃圾分类公司来回收垃圾的日子,回收后要确认清扫情况。周五因为周末休息,要仔细检查各个地方。”

理解和耐心
当被问道“是否有想辞职的时候”,李相龙的回答是“不能说没有”,不是因为工作辛苦,而是因为那些不可理喻的人。有些业主会提出不可能满足的要求,如果闹僵了,他们就会说“你的工资可是我们给开的”。每次听到这句话都会感到悲哀。这时,李相龙就会拿出时间来调整自己的心态。因为只要双方化解开情绪好好沟通,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达成和解。所幸,他现在工作的这个小区里不但没有过分仗势欺人的人,反而有很多值得炫耀的地方。

每周二,公寓小区都有卖水果的小贩来送水果。有一户业主每周向小贩支付6万韩元,作为6名保安和5名清洁工买水果的钱。

“一年有52周,去年那个小贩来了51次,一年给的钱超过了300万韩元。那家人说,在我来这里工作之前就开始这样做了,起初是父母给,现在是女儿来给。我去拜访,那家人嘱咐我不要到外面说这个事情。还有,我们打扫卫生或是做其他工作的话,会有很多业主给我们买面包、饮料。”

李相龙下午6点下班,坐地铁7点前到家,吃晚饭,和家人一起看电视剧聊天,晚上10点半睡觉。周末要么和家人去美餐一顿、看围棋节目,要么去首尔郊区的亲戚家拾掇小菜园。李相龙喜欢侍弄园子,他生于乡村,从小就帮着父亲做农活,现在也是,在小菜园干活就会感到很安心。

提到作为管理所所长必须具备的职业能力,他认为是理解和耐心。因为是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所以需要理解、关怀和忍耐。公寓作为一种生活共同体,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他的日常生活像钟表指针一样准确,如同守护着村庄的大树一般,在他的关怀下,公寓今天也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去年,公寓正门看起来空荡荡的,我们决定种些花。广播通知种花的人集合,结果有许多人带着孩子一块儿过来了。大家一起种好花后,在广场上喝着马格利酒聊了很多。要知道,很多人就算有难处,平时也不会讲出来。这种时候,就要听他们说。”

他在巡查的时候,偶尔会有业主走过来和他说:“所长,那时候谢谢你帮忙,辛苦了。”“这些人还是理解我做的事情的,看来做这份工作是对的。”这些都是让他产生成就感的瞬间。(曹旭译)

公寓作为一种生活共同体,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他的日常生活像钟表指针一样精准,如同守护着村庄的大树一般,在他的关怀下,公寓今天也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ord_5.jpg

公寓位于静谧的汉江边上,虽然只有510户住户,规模较小,但与周围其他公寓小区一起,构成了首尔市中心西部住宅区的一部分。

黄景信 作家
河志权 摄影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