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Guardians of Heritage

2024 SPRING

传统彩花的复活与绽放

宫中彩花用于宫廷筵席或庆典,通常以绸缎或苎麻布等制作而成。匠人黄水路“复活”了失传的朝鲜王朝(1392-1910)王室彩花技艺,2013年获批为韩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宫中彩花技艺传承人。黄水路的儿子——崔盛宇继承母亲衣钵,从事宫中彩花的制作与研究。
彩花技艺传承人崔盛宇称

宫中彩花每一朵花的制作都要经过染色、上浆、裁剪、烙烫等多道工序。彩花技艺传承人崔盛宇称,凭借精湛的手工技艺,可以做出与真花相媲美的彩花。
ⓒ 韩鼎铉


通义洞位于景福宫西门——迎春门正对的那条路上。漫步于此,现代式建筑中有一座显眼的二层老建筑,上面古香古色地写着“保安旅馆”四个大字。据说,这家旅馆始建于20世纪30年代初,2004年由于经营难以为继而停业,此后一直闲置。进入21世纪,通义洞周围改造,老旧建筑拆除,新建筑拔地而起,保安旅馆也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负责人崔盛宇接手后,将这里从一座废弃的旅馆打造成文化艺术活力绽放的展示空间。

在城市中心,老建筑历史风貌的保护和存留引起了强烈反响。保安旅馆“满血复活”,彰显出崭新的价值,作为一座综合文化设施,引领着流行新趋势。崔盛宇也因此被评为西村周边通义洞地区复兴的设计者。

宫中彩花技艺的复原

崔盛宇是韩国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宫中彩花”的传承人。他的工作室位于紧挨着保安旅馆的一栋现代建筑的四楼。母亲黄水路挽救了宫中彩花,凭借坚定的个人信念,让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几近失传的这项文化遗产获得新生。黄水路的功绩得到认可,2013年,宫中彩花被列入韩国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水路也成为第一位宫中彩花技艺传承人。

所谓彩花是指使用绸缎或苎麻布等制成的花,宫中举行筵席或主要活动时使用的彩花被称做宫中彩花。宫中彩花种类繁多,有插在瓷瓶里装饰御座的樽花,有插在筵席参加者头上的簪花,还有置于筵席桌上的桌花。翻阅整理和记录朝鲜王朝时期各种活动的文献——仪轨,可以看到上面画着以彩花装饰的舞台陈设——池塘板,御座左右有一对红碧桃花樽,筵席参加者头上均插着君王赐予的红桃花。

文献上详细记载了花的种类、大小、制作过程、个数以及费用等等。1795年,正祖(1776-1799年在位)为庆祝母亲惠庆宫洪氏60大寿举行了盛大筵席,筵席连摆8天。
据《圆幸乙卯整理仪轨》记载,当时共使用彩花11919朵。彩花没有遗留至今的实物,黄水路根据文献记载成功进行了复原。

彩花的制作需要染色、扎枝、定型等工序。首先,要选择适合制作花朵的绸缎,采用从红花、栀子等天然材料中提取的染料染色后上浆,再用棒槌敲打,增加花朵的光泽和弹性。然后在绸缎上按花瓣形状将花瓣摏出,用烧热的烙铁沾上蜜蜡熨烫,捼成花瓣造型。将捼好的花瓣粘成花朵、定型,粘上撒有松花粉的花蕊。最后,攒成一枝枝完整的花束。彩花制作从染色到定型全部工序均以手工完成,即便同一种花朵,颜色、形态也各有不同。这与市场上销售的假花完全不同。

红碧桃花樽是宫中举行典礼时使用的正殿装饰之一

红碧桃花樽是宫中举行典礼时使用的正殿装饰之一,在御座左右各摆放一樽,分别为红色桃花和白色桃花,高达3米,华丽又不失庄严。
韩国宫中花卉博物馆提供

池塘板

黄水路成功复原了1829年昌庆宫筵席上使用的“池塘板”。池塘板是宫中舞台陈设之一,座台上左右各有一朵莲花,周围摆放着7个插有牡丹花的花瓶。
韩国宫中花卉博物馆提供

成为母亲的嫡传弟子

黄水路有3个儿子,崔盛宇是长子,出生于1960年。他从小在外祖父家长大,在釜山草梁洞敌产房屋(敌产房屋是指随着1945年8月日本战败,日本人的房产归韩国政府所有,韩国政府又卖给普通人作为住宅使用)里度过了中小学时代。外祖父黄来性是韩国第一家灯芯绒生产企业——泰昌企业的创始人,父亲崔胃卿是一位农学家,毕业于东京大学,后来继承外祖父衣钵,成为泰昌企业会长。

“我的母亲是独女,我小时候几乎是由外祖父、外祖母养大的。外祖父是出了名的严厉,连我母亲在他面前都大气不敢出,但他对我却十分慈祥和蔼。我的专业是油画,我却对文化经营产生了兴趣,这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外祖父的影响。”

20世纪80年代初,韩国政治环境动荡不安,崔盛宇在大学期间积极参加话剧和场院剧表演,借此体验了社会生活。后来他去法国留学,在巴黎第一大学攻读美术史,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他获批法国文化部资助项目,成为研究员,进修两年。

“这个项目在全世界13个国家当中每个国家选拔一个人,资助体验欧洲高端文化。普通人很难接触到的博物馆馆藏库和数据库等,我们这些研究员可以随意品鉴和查阅。这段经历让我开始关注融合传统价值与现代人生活的文化经营产业。”

1993年,结束了7年半的留学生涯后,崔盛宇回到韩国。考虑到家庭情况,他不得不放弃理想,继承了家业。经过10多年的打拼,他最终依靠保安旅馆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也就是在这一时期,他开始关注宫中彩花。

“2007年,韩国工艺展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我协助母亲首次展出花樽。来宾们纷纷到我们展台前要求拍照,由此可见花是无需任何说明的人类共同语言。”

在2013年米兰韩国工艺展上,宫中彩花又一次引起热烈反响。他从小看着彩花长大,对它十分熟悉,但继承却另当别论。

“跟随母亲学习彩花技艺的人即便成为传承人,也都因为社会上没有需求而最终离开了,所以只好由我来继承。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必须是我?’直到2014年,在准备‘炫彩宫中彩花展’的过程中,我才真正发现彩花的美。”

这一展览在国立古宫博物馆举办,再现了1829年在昌庆宫举行的纯祖(1800-1834在位)40岁寿宴暨登基30周年大典,备受瞩目。此后,崔盛宇从染色开始,正式跟随黄水路学艺,2019年获批为传承人。同一年,黄水路个人出资在家乡——庆尚南道梁山修建的韩国宫中彩花博物馆竣工并开放。第二年,为进一步促进宫中彩花的培训和发展,崔盛宇创建了“宫中彩花首尔实验室”。如今,他已追随母亲的脚步,兼任韩国宫中彩花博物馆馆长。

“宫中彩花博物馆是为了保存不应改变的传统价值,而宫中彩花首尔实验室可以说是探索其现代化转型的研究所。”

他创建了宫中彩花首尔实验室

崔盛宇在宫中彩花首尔实验室传授彩花制作技艺。他认为,要想让宫中彩花的传统价值与时代同频共振,应该不断探索如何将其进一步拓展。为此,他创建了宫中彩花首尔实验室。
ⓒ 韩鼎铉

现代时尚艺术

2023年9月至11月,首尔工艺博物馆举办“工艺对话”展,除传统的红碧桃花樽外,崔盛宇还展出了以现代手法打造的彩花作品。

“我认为,宫中彩花的造型美本身是自然模拟的极致再现。要想让彩花的历史价值在今天依然延续,必须采用现代艺术技巧和手法,同时还需要演绎与时俱进的时尚艺术造型。”

在当今时代,彩花应该如何应用?这是作为传承人、作为文化设计者,崔盛宇本人需要回答的问题。(李民译)

2023年,首尔工艺博物馆举办“工艺对话”展。

2023年,首尔工艺博物馆举办“工艺对话”展。展品由崔盛宇与宫中彩花首尔实验室的多位艺术家共同制作,以现代视角重新诠释宫中彩花。
韩国宫中花卉博物馆提供



李基淑 自由撰稿人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