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In Love with Korea

2024 SPRING

社交媒体上的人类学家

2014年,巴特•范•格努滕第一次来到韩国,他身材高大,喜欢听故事和讲故事。婚后,他运营着一个广受欢迎的优兔频道“iGoBart”,经常介绍一些韩国鲜为人知的地方。
巴特•范•格努滕运1

巴特•范•格努滕运营一个名为“iGoBart”的优兔频道。他经常骑着自行车,随身携带一部小巧的手提相机拍摄视频。


巴特•范•格努滕的首次韩国之行遇到了比预想更多的困难。2014年,他在西班牙马拉加市学习西班牙语时,认识了一位韩国女留学生并与她交往,因此来到首尔的成均馆大学韩语学堂学习。当时,他没有住在首尔,而是住在仁川市富平区西部,那里很多公共标识牌根本没有考虑过外国人的需求。

他出生在荷兰小城赫拉弗,人口仅8500余人,在那里长大的他不需要任何城市探索技巧。“有的地铁站有好几个出口,我很难适应。要是上面的韩文看不懂,简直就要晕倒了。”回忆起刚到韩国时的情景,他如此说道。“我曾经经历过要成为一个大城市年轻人的困难。”幸好韩国一直给他留下积极的印象。

重回亚洲

3个月后,范•格努滕回到荷兰开始工作。1年后,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完全做好工作的准备。他辞去了工作,回到亚洲。在韩国过了几周,他开始了6个月的背包旅行,去了中国、中国台湾、缅甸、越南、泰国和菲律宾,但他的旅程并没有就此结束。

他说:“一个人环游亚洲,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无聊。我问自己,这算什么生活呢?我仍然不想停下脚步,就又回到了韩国,这个在亚洲自己最熟悉的国家。对我来说,韩国很奇妙,既新鲜又完全陌生,同时让人觉得很舒服。它在西欧和亚洲之间形成了一种适度的平衡。即使我什么都不懂,我仍然觉得很自在。”

婚姻与文化

范•格努滕轻松地讲述了2017年初他返回韩国的故事,这显然是他人生的转折点。首先,他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金辉妸女士。

“我们是在交友软件上认识的。她住在上水洞,我住在合井洞,几乎是邻居。我们很合得来。可不久后我就要回荷兰,我就想是不是应该在韩国多住一段时间。我们喜欢彼此的一切,没有理由不在一起,就结婚了。”

2019年结婚后,他和妻子生活在首尔麻浦区汉江边,这里有散步道和自行车道,周围有多所大学和许多漂亮的小店,年轻人也可以享受夜生活。

从一开始,韩国的急剧变化就是不断吸引他的魅力源泉。他说:“有趣的是,韩国经历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压迫和朝鲜战争,却取得了经济上的成功,实现了政治民主化。之后,韩国又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却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成为了闻名世界的国家之一。我的专业是人文地理学,主要研究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我觉得无论方式是怎样的,韩国都会变得更加强大。”

巴特•范•格努滕运

范•格努滕想要展示韩国的真实面貌,他因此对不同社区的独特历史产生了兴趣,并倾听当地居民们的故事。

挑战优兔

2018年,在妻子的帮助下,范•格努滕创建了名为“性感绿色(Sexy Green)”的优兔频道,最初的目标是以环境问题为焦点,创办销售环保商品的公司,通过频道内容来宣传产品。后来,对旅行和多元文化的热情和兴趣很快让他转变了方向,频道的名称也随之改为“iGoBart”。“iGo”表达出他对探索新地方的渴望,同时也是一种语言游戏,因为“iGo(아이고)”是韩语的感叹词,表达惊讶、共鸣或悲伤。“iGoBart”频道共有300多条视频,总播放量已达3200万。他天生是个会讲故事的人。虽然有人称他为网红,但他本人认为自己是“记录者”“视频制作者”和“优兔人”。他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故事。

他说:“我喜欢听故事,这会给我带来很大的灵感。我父亲已经70岁了,在10个兄弟当中年龄最小。我的祖父母15年前去世时已经97岁了,他们的父母认识参加过拿破仑战争的人,可现在已经是无法考察的历史了。”

墙上画着一张他在他去过的街区涂色的照片。

范•格努滕正在拍摄的《欢迎来到我们洞(Welcome to my DONG)》是探访首尔市467个行政区域“洞”的系列视频。他在墙壁一侧的地图上给去过的社区涂上颜色,并记录下他所感受到的社区特点。.

寻找灵感的2000公里

2021年,范•格努滕患上了职业倦怠症。每周必须发布视频让他有很大的压力,他也不满意视频内容。他的视频只是观众想要看到的,而不是他想要制作的。

妻子建议他尝试自行车旅行,还送给他一句让他有所启发的话:“看看生活带给你什么!”2021年7月到10月,他骑着自行车沿海岸线环游韩国,共约2000公里。他醉心于偏远地区和海岸的风景,去过一些时间仿佛停止不动的地方。庆尚南道和全罗南道的乡村散发着20世纪60-70年代的气息。

这次旅行让他对自己的生活和第二故乡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领悟到了一点:我老婆是最厉害的。”他也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自己对韩国文化的热爱。他不勉强说谎,也不刻意逢迎,而是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他认为,韩国文化的魅力不并在于当下正向外界大力营销的“完美形象”。

“我曾经遇到过种族主义和歧视。”他直言不讳地说道。“有些人很友好,会邀请我去他们家。但也有人会问:‘你来我们村做什么?’好人、坏人,什么人都有。但正是这种不完美吸引着我。”

文化差异

范•格努滕在乡下长大,自称是“乡下孩子”,所以习惯了向异乡人打招呼,但大多数韩国人不会这样。“我喜欢和人建立关系。虽然有时候和年轻人这么做有点难,但我经常会找时间和上了年纪的人聊一聊。”他说道。

据他说,荷兰人非常直率,初次见面也能立刻成为朋友,建立关系。他们毫不避讳谈论自己的宗教、政治倾向甚至私生活。至少在这一点上,荷兰和韩国的文化差异尤为明显。

“荷兰人一起吃晚餐时,可能会突然想谈论政治,想询问对总统的看法或者会选谁当总统。在荷兰,我们可以谈论这些问题,也会激烈争论。即使彼此持相反立场,我们仍然是朋友。在韩国可能就比较困难”。

然而,当他回到荷兰后,韩国的礼节影响了他,他会考虑对方的感受,谨慎地交谈。“我觉得自己变成了韩国人,学会了关照他人的情绪。在韩国生活,我更加认识了自己。我感觉自己吸收了两个国家的优点。”

尽管如此,他仍然说自己只是一个“在韩国生活并学习的荷兰人”。他觉得自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韩国人。“我只是在韩国幸福生活的外国人,人们能够接受这样的我就已经足够了。”

欢迎来作客

去年,范•格努滕去了位于首尔西大门区加佐洞的传统市场。这个市场并不特别,也不干净,但很吸引他。“‘我竟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韩国有很多不太知名,但却值得关注的地方,这些地方让我有更多机会了解韩国。”

随后,他雄心勃勃地开始了新的优兔项目:拍摄首尔467个行政区域“洞”的系列视频。目前,他已经拍了大约40个洞。他说:“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和历史。可以从这些有趣的小细节了解韩国,这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当被问及目前为止制作过的最喜欢的街道时,他表达了对自己居住的麻浦区的热爱。“这里是我在韩国的故乡,就像我长大的地方。我对这里的每条路都了如指掌,它就像我的家乡,我不想失去这种感觉。”

他的终极愿望是与专家或当地居民分享自己的经历,完善优兔系列视频并整理成图书出版。

许多韩国观众在评论中留言,说他虽然是外国人,但好像比本国人更了解韩国。但是他否认了这一点。“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一直在学习,并不是有能力教别人的教授。或许,可以称我为社交媒体上的人类学家吧。”

他希望能够分享自己的热情和学习之旅。“我的目标曾经是吸引更多订阅者,但那只是表象。因为,请想一下,接下来还想要获得什么成就吗?什么都不想。我们只是观赏纪录片,并不会追问制作人员为什么制作它。同样的,我只希望大家能喜欢我拍摄的视频。”(曹旭译)



丹尼尔·布赖特 编辑
韩鼎铉摄影师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