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Features

2024 SPRING

字体,关于乙支路的另一种记忆

“外卖的民族”是由“优雅兄弟”运营的外卖配送平台,为了更贴近大众,该平台还开发了一系列韩文字体,并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其中,“乙支路体”系列曾经引发热议。有人说,这个系列的字体充满真诚,将乙支路地区的特点与历史充分融入其中。
2012年以来,“外卖的民族”设计了多款韩文专用字体。为纪念第八款字体——“乙支路体”的发布,“外卖的民族”于2019年10月在N/A画廊举办了“城市与文字”展览。ac

2012年以来,“外卖的民族”设计了多款韩文专用字体。为纪念第八款字体——“乙支路体”的发布,“外卖的民族”于2019年10月在N/A画廊举办了“城市与文字”展览。
ⓒ 优雅兄弟


众所周知,“外卖的民族(简称Baemin)”是一家极具奇思妙想和营销能力的企业,他们的创意项目深受韩国年轻一代的喜爱,开发韩文字体便是其中之一。自2012年起,“外卖的民族”每年都会发布免费的新韩文字体,供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10多年来,他们一直坚持在做这件与主业毫不相干的事情,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别人都不做嘛。”

首席运营官韩明洙回答道。

接着,他又微笑着补充说:“而且这也很有趣。”

在所有字体中,韩明洙认为2019年推出的“乙支路体”的开发过程是最有趣的。从最早发布的“Baemin Hanna体(2012)”到之后陆续发布的“Baemin Jua体(2014)” “Baemin Dohyeon体(2015)”,这些字体的创作灵感都来自街道上的商店旧招牌。而“乙支路体”则更进一步,它以整个乙支路地区作为创作主题,因为那里至今仍保存着大量古色古香的旧店招。

“乙支路体”的原型

“优雅兄弟”的创始人名叫金奉真,设计师出身的他在经营企业之前就对老招牌的字体非常感兴趣。他的手机里储存着几千张他自己拍摄的街头店招照片,其中,他特别喜欢制作于20世纪60-70年代的乙支路招牌。据说,乙支路五金工具街上常见的这些毛笔字招牌都出自当年的两三位工匠之手,他们被叫做“招牌爷爷”。他们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车后驮着油漆桶,在一块块白铁皮和木板上写下自己独一无二的字体。

韩明洙介绍说,“乙支路体”的原型出自金奉真手机中的一张照片。

“那是一家汽修店的招牌,招牌上一共有7个字,虽然略显粗笨,但每一笔都劲道十足,别有一番趣味,这可能就是毛坯字的独特魅力吧。”

不久之后,他们发现,与他们长期合作的字体设计公司“山石”的创始人石金浩的手机里居然也有这块店招的照片。

“石总也十分喜欢那个字体,所以拍了照片保存。韩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两位创作者不约而同地看上了同一块店招。所以,这7个字就成了‘乙支路体’的原型。”

乙支路上至今还保留着许多20世纪60-70年代用油漆写成的商店招牌。

乙支路上至今还保留着许多20世纪60-70年代用油漆写成的商店招牌。“外卖的民族”的“乙支路体”系列正是从这些旧招牌的独特字形中获得了灵感。
ⓒ 优雅兄弟

毛笔字的魅力

“外卖的民族”以这7个字为标准,绘制了200多个字。之后,“山石”以这些草稿为基础,另外又绘制了2000多个字,具备了一套韩文字体最少需要的2350个字。由此,半个世纪前写下的这7个毛笔字最终成为一种新的字体——“乙支路体”。

“山石主要为企业设计字体,所以比较喜欢干练的风格,但我们公司要求他们打破常规。比方说,他们通常把韩文里长得像个圆圈的字母“ㅇ”画得干净利落,但是毛笔字的写法是把它分成两笔写,先写左边的半圆,再写右边的半圆,这样一来,顶端就会略有凸起,展现出一种打破均衡的美感。我们希望能保留毛笔字的那种不规则的魅力。对我们双方来说,这都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所以整个过程非常开心。”

韩明洙如此回顾当时的开发过程。“乙支路体”2019年向公众发布,凭借其独具特色又不失实用性的设计大受欢迎,被广泛应用于综艺节目字幕、示威条幅等各方各面。

“每当发现有人使用‘乙支路体’,我们的组员都会在聊天群里分享。‘这里用了我们的字体!’‘这里也是!’我们能感觉到在‘乙支路体’给大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外卖的民族’的品牌形象也逐渐得到巩固。”

“城市与文字”展厅一角摆满了来自韩国各地的招牌。“外卖的民族”迄今制作的大部分字体,包括2012年发布的第一款字体——“Hanna体”,都借鉴了这些朴实又有情怀的旧招牌。

“城市与文字”展厅一角摆满了来自韩国各地的招牌。“外卖的民族”迄今制作的大部分字体,包括2012年发布的第一款字体——“Hanna体”,都借鉴了这些朴实又有情怀的旧招牌。
ⓒ 优雅兄弟

 



字体之外

一路走来,“乙支路体”已经不再只是一种字体,而是成为用户对复古文化的一种共鸣。“外卖的民族”也更进一步,决定将在城市开发过程中逐渐消失的乙支路昔日面貌记留下来。因为他们意识到,乙支路上的招牌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公共所有,在历史长河中,乙支路地区几经沉浮,是这些招牌见证了它顽强的生命力。同时,在某种意义上,这样做也是他们对自己此前行为的一种反思。因为对某些人来说,乙支路就是赖以生存的家园,而他们最初却仅仅只是把它当做一次性的营销手段。

从最初被商店招牌的视觉魅力所吸引,到后来上升为对整个地区和居民的关注,“外卖的民族”团队携手金牌摄影师,用6个月的时间走遍乙支路的大街小巷,聆听了许多一直坚守在此几十年的匠人的故事。他们用文字和照片记录下乙支路人的故事,从年长的铁匠到年轻的艺术家,每个人的年龄与职业各不相同。2020年,他们以此为主题举办展览“嘿,铸件先生!怎么了?木模子先生!”,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在准备展览的过程中,他们收集了许多乙支路上的旧招牌,也从中获得了设计下一种新字体的灵感。

“虽然岁月流逝,这些旧招牌已经磨损掉漆,却意外地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韵味。我们照此设计了另一个版本的‘乙支路体’,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反响。后来,我们又推出了字迹完全磨损的版本。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让字体的磨损看上去更自然,我们造出不同的句子进行测试,不断提高字体的完成度。”

2020年,“外卖的民族”发布“乙支路10年后体”,基于对10年后的“乙支路体”的想象,设计出一种因日晒雨淋而褪色的风格。第二年他们又发布“乙支路陈陈旧旧体”,这种字体更加模糊,肉眼几乎难以看清。

在推出“乙支路体”系列的3年时间里,“外卖的民族”也成长为一家辨识度很高的企业。虽然“乙支路体”对“外卖的民族”的业绩没有产生直接影响,但它在日常生活中的文化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了常规的品牌宣传效果。当被问到什么是他们持续开发字体的动力时,韩明洙给出了非常有趣的回答。

“动力就是创造型企业家的一种渴望吧,作为一名创作者,希望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与支持。看到自己参与的项目能够发展为一种文化,被人们使用,就会感到非常开心和幸福。”(郭一诚译)

“外卖的民族”的韩文字体开发项目最初只是出于对旧招牌的视觉好奇心,而“乙支路体”使其上升为对社区文化的关注。作为该项目的一环,“外卖的民族”携手摄影师MJ Kim用拍立得相机拍摄乙支路上的工匠们,并在2020年举办于世宗文化会馆的“嘿,铸件先生!怎么了?木模子先生!”展览上展出了这些照片。

“外卖的民族”的韩文字体开发项目最初只是出于对旧招牌的视觉好奇心,而“乙支路体”使其上升为对社区文化的关注。作为该项目的一环,“外卖的民族”携手摄影师MJ Kim用拍立得相机拍摄乙支路上的工匠们,并在2020年举办于世宗文化会馆的“嘿,铸件先生!怎么了?木模子先生!”展览上展出了这些照片。
ⓒ 优雅兄弟

Baemin Euljiro字体

 





姜宝拉 作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