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Features

2021 AUTUMN

让世人刮目相看的韩文

造福民众的表音文字

纵观人类历史,韩文是少有的具有明确的创制人、创制时间及动机的文字。韩文首创性地将音节分成初声、中声和终声三部分,发音相似的辅音或元音在字形上也相似,因此许多人评价韩文是一种体系严密、条理清晰的文字。

fea2_1.jpg

坐落于首尔市景福宫前光化门广场的世宗大王铜像。铜像为坐像,面向南,高6.2米,宽4.3米,由弘益大学雕塑系教授、雕塑家金永元设计并制作,完成于2009年。世宗是朝鲜王朝第四代国王,在创制韩文、发展科技和音乐等方面功绩显赫,开创了朝鲜半岛的文艺复兴。
ⓒ 河志权

朝鲜王朝第四代国王世宗(1418-1450年在位)于1443年创制了韩文,并于1446年正式颁布。韩文出现之前,朝鲜半岛上的居民虽然有自己的固有语言——韩语,却没有记录语言的文字,所以长期以来只得借助汉字或汉文来记录。但是,汉字和汉文毕竟是记录汉语的工具,无法准确地记录韩语。

由于言文不一,统治阶层凭借更熟练的汉字和汉文能力维持他们的权力,而那些忙于生计的普通民众则很难学习并使用汉字和汉文。为了创制一种民众易学易用的新文字,世宗刻苦钻研,最终创制出了韩文。

从世界文字发展史来看,韩文的产生和发展符合历史的大潮流。但是,与其他使用人口在几千万人以上的主要文字相比,韩文在创制背景和造字原理方面具有鲜明的特征。

在世界文字史上,韩文属于何种类型?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需要对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进行一些说明。文字与口头语言是密不可分的,我们必须结合口头语言来定义文字。在各种语言单位中,既有音素、音节这些有音但本身不具有义的单位,也有语素、语词这些既有音也有义的单位。以音素或音节为单位的文字属于表音文字,以语素或词为单位的文字属于表意文字。

韩文属于表音文字,ㄱ、ㅏ等字母记录的只是韩语中的某个辅音或元音,不表示任何含义。与韩文不同,汉字属于表意文字,汉字“首”记录的是汉语中的一个词,它既有“shǒu”的发音,也有“头、第一、头领”的含义。“首”在“首都(shǒudū)”一词中使用其原义,但是在表示韩国首都的“首尔(shǒu’ěr)”一词中不再使用原义,这种用法叫“假借(rebus)”,是表意文字在某些情况下只用音不用义的一种特殊用法。

fea2_3.jpg

《释谱详节》第6、9、13、19卷,1447年,金属活字印刷本,国立中央图书馆收藏。世宗命二子首阳大君(即世祖)编写此书,将多部佛经中记述释迦牟尼生平和说法情况的内容汇编并翻译成韩文。该书文笔流畅,被推为当时韩文学的代表作。
ⓒ 国立中央图书馆

韩文的创制是否受到其他文字的影响?
人类使用的文字大都起源于表意文字,起初既用来表意,也用来表音。有些文字表音的用法逐渐占据优势,最终只用来表音,从而成为表音文字。

由埃及象形文字衍生出的腓尼基字母逐渐演变为表音文字,向西影响了欧洲的希腊字母、西里尔字母和拉丁字母等,向东则影响了西亚的希伯来字母和阿拉伯字母等。我们可以从表音文字的发展中发现某种趋势。希伯来文和阿拉伯文只标记辅音,不标记元音,这种文字叫做“辅音音素文字”。这种产生于西亚的文字传入印度,演变为元音附标文字。辅音之后是默认元音时,不需要标记;如果是元音以外的其他元音,则在辅音字母周围标记附加符号。藏文基本上也属于元音附标文字,但元音字母更为独立一些。直到八思巴文,元音字母才从辅音字母中独立出来。元音字母与辅音字母完全平等的文字是拉丁字母,八思巴文处于元音附标文字与拉丁字母之间的过渡阶段。

如上所述,从地理位置来看,世界文字呈现出自西向东元音字母越来越独立的特征。略晚于藏文和八思巴文出现的韩文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最为突出,拥有一套完整的辅音和元音字母。

谁创制了韩文?
今天使用人在几千万人以上的世界其他主要文字都无法说清最早的创制者是谁,因为文字是在漫长的岁月中自然而然地演变和普及的。唯独韩文是一个例外,它是由一个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创制的。

关于韩文的创制,普遍推测是由朝鲜王朝科研机构“集贤殿”的多位学者共同完成的。虽然这种说法流传甚广,但是综合各种史料分析,很有可能是世宗独自一人创制的韩文。《朝鲜王朝实录》是朝鲜王朝时期记录国王在位期间朝政及其他内容的一部史书,在世宗二十五年十二月记录的末尾处,有世宗创制韩文的简略记载。这是最早关于韩文的记录。如果是集贤殿学者辅佐世宗一起创制了韩文,实录肯定会记录这个过程,但是实录中并没有任何关于韩文创制过程的记录,由此可以推断世宗是因为担心大臣们反对而偷偷创制的韩文。

世宗对中国音韵学造诣深厚,完全有能力独立研究韩语的音韵系统,对各音素的特点及其相互关系作出精准的分析。在独自创制出韩文之后,世宗才召集集贤殿的学者参与用韩文编纂书籍等工作。

fea2_4.jpg
fea2_5.jpg

《月印千江之曲》(上卷),1447年,金属活字印刷本,未来n教科书博物馆收藏。为了赞颂释迦牟尼的功德,世宗亲自创作了这本诗歌集,这是韩文创制之后最早的韩文文献之一。因为具有重要的语言学和文学研究价值,该书于2017年被定为国宝。
ⓒ 未来n教科书博物馆、文化遗产厅

作为表音文字,韩文具有哪些特征?
在表音文字中,韩文又属于音素文字。在音素文字中,韩文具备完整的辅音和元音字母。也就是说,韩文的基本单位与韩语的音素是对应的。并且,韩文中的辅音与元音字母具有相同的地位,在这一点上与拉丁字母相同。但是,在包括拉丁字母在内的其他文字体系中,发音相似的两个音素并不会在字形上也相似。

以英文使用的拉丁字母为例,p和b都是双唇音,t和d都是齿龈音,k和g都是软腭音,发音位置相同的字母在字形上并不相似。并且p、t、k都是清音,b、d、g都是浊音,这些清音或浊音字母同样不具有字形上的相似性。反观韩文的双唇音(ㅁ、ㅂ、ㅍ、ㅃ)、齿龈音(ㄴ、ㄷ、ㅌ、ㄸ)以及软腭音(ㅇ、ㄱ、ㅋ、ㄲ),我们可以发现发音位置相同的字母在字形上也很相似。

不仅如此,韩文的鼻音(ㅁ、ㄴ、ㅇ)、清塞音(ㅂ、ㄷ、ㄱ)、送气音(ㅍ、ㅌ、ㅋ)以及喉塞音(ㅃ、ㄸ、ㄲ)字母之间也存在字形上的相似性。具体来说,在鼻音字母上加一笔就成了清塞音字母(ㅁ→ㅂ、ㄴ→ㄷ),在清塞音字母的基础上再加一笔就成了送气音字母(ㅂ→ㅍ、ㄷ→ㅌ、ㄱ→ㅋ),将两个清塞音字母左右并列就成了喉塞音字母(ㅂ→ㅃ、ㄷ→ㄸ、ㄱ→ㄲ)。字母在声音上的相关性通过字形得到完美体现,这是从其他文字很难发现的特征。

fea2_6.png

这张图表图示了韩文的造字原理和字母体系。韩文的辅音字母在字形上模仿发音器官的形状,根据发音位置,造出与牙音、舌音、唇音、齿音和喉音分别对应的五个基本字母ㄱ、ㄴ、ㅁ、ㅅ、ㅇ,然后通过在基本字母上添加笔画的方式造出其他辅音字母。韩文的元音字母则是在字形上模仿天(ㆍ)、地(ㅡ)、人(ㅣ)的形状,由这三个基本元音字母组合成其他元音字母。

从地理位置来看,世界上的文字呈现出自西向东元音字母越来越独立的特征。略晚于藏文和八思巴文出现的韩文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最为突出,拥有一套完整的辅音和元音字母。

fea2_7.jpg

2021年6月,在首尔市仁寺洞出土的部分韩文金属活字。其时,在城市环境整治工程的工地上挖掘出1600多个朝鲜王朝早期的金属活字,其中有600多个字采用的是训民正音创制时规定的书写方式。此外,还发现了大约制造于世宗时期的日晷和水漏的部件,还有15世纪后期至16世纪制造的兵器——火器等。据推测,这片地区曾经是朝鲜王朝时期众多官府的聚集地,这些文物大概于1588年后被装在缸里埋入地下。该地区一共发现六个地下文化层,这些文物位于最下层,距离地面3米。
ⓒ 文化遗产

韩文是如何普及的?
韩文在创制之初并不受重视,上层的知识阶层仍然推崇并使用汉字和汉文。即便如此,韩文依然得到了普及与发展,女性、佛教和小说在其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前近代,即便是统治阶层的女性,她们的受教育程度依然无法与男性相比。只有少数有才情和毅力的女性能够掌握和使用汉文,大多数女性并不擅长汉文,只能更多地使用韩文。已出嫁的女儿与母亲之间,出门在外的丈夫与留守家中的妻子之间,他们的书信往来一般都使用韩文。因为就算丈夫能写汉文,他们的妻子也往往并不擅长汉文。这些韩文书信都是珍贵的文献资料,我们从中不仅可以一窥韩文的早期形态和使用情况,也可以了解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状态。

另外,为了向更多的民众弘扬佛法,佛教也将汉文佛经翻译成韩文并广泛传播。朝鲜王朝虽然表面上排斥佛教,尊崇性理学为国教,但王室中信奉佛教的人相当多,很多佛经是在他们的资助下得以刊印的。

除此以外,到了朝鲜王朝后期,所有阶层的男男女女都喜欢读小说,这一现象也值得关注。刚开始,能看懂韩文的人不多,民间印刷也不发达,所以大都以手抄本的形式传看。经常有懂韩文的人聚集起人群,将小说故事绘声绘色地念给大家听。后来,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满足于听别人念,于是开始自己学韩文看小说。是对阅读小说的热情激发了人们对韩文文章的理解能力。从18世纪到20世纪初,小说的不断传播和韩文识字人口的不断增加极大地促进了韩文的普及和发展。(郭一诚译)

朴镇浩 首尔大学国语国文系教授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